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时尚

租房处处是陷井小心中介与房托

2018-10-30 11:43:12

租房处处是陷井 小心中介与“房托”

朋友大学毕业分配到北京工作,学校里限期要搬出宿舍。他就像那些成千上万来北京谋生的外地人一样,在一切事情开始以前他必须先找到安身之所。而他在京既无亲友可以投靠,到居民区四处张贴求租小广告也没有回音,终只好拉上我陪他到中介公司碰碰运气。我们从报纸上选中了一家位于公主坟南面不远处的中介公司。这间公司只有一大间房,里面摆着几张桌子和几部,铃声此起彼伏,接线的营业员忙个不停:“您要什么样的房?”“有,有,有……”“您先来我们这里签个协议吧!”我们一进门,几位青年男女就热情地围拢上来,又请坐又递烟,问我们要找什么样的房。朋友提出了地理位置、屋内设施和价格的大致要求,他们马上就七嘴八舌地给我们描述几处房子的情况,并鼓动我们去看房。对中介公司存有戒心的我们,对他们提供的信息将信将疑。我对朋友说,咱们还是先回去考虑一下再说吧。这时,一位姓陈的男营业员突然一拍脑门说:“差点忘了,今天上午刚刚登记了一处房子,就在你说的那个地方,是个小区。要不我现在拨通他的,你先和他谈谈?”朋友答应了。接通了,姓陈的那个营业员先和那人说了几句:“我这儿有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人相当踏实可靠,要租你的房子,想和你说几句。”朋友接过:“你的房子里都有什么家具?”对方描述了了一番。“价钱是多少呢?”“每月1100元,季付。”“能不能再降点?我是刚毕业的学生,还没有挣钱呢!”“你来了咱们再商量吧!”朋友有些动心了。“你租我的房,一定要注意卫生,规规矩矩的,别惹事,别给街坊造成坏影响。”对方再三叮咛。朋友愈发地确定这处房子值得一看了,连忙表示:“不会,不会。”双方约定下午3点在他说的那个小区门口见面。放下。姓陈的那位营业员上来说:“咱们先签个协议,你交300元钱信息费,我才能把对方的联系方法告诉你。”朋友非常干脆地把钱交了,并在协议上签了字。姓陈的营业员给我们写了一个号。离开中介公司时,才上午11点。尽管时间还早,朋友还是拉我到那个小区,徜徉在一座座居民楼之间,指点着一个个窗户,满怀希望地给我说那里可能就是他未来的住所。好不容易等到了下午3点,朋友拨通了房主的。对方说我现在正在公司开会,赶不过去,你再等一会儿吧。等到下午4点钟的时候,朋友又打了一个,对方说现在会议还没有完,散了会得赶紧去接孩子,明天再联系吧。朋友满肚子的火,但却不敢得罪房主。第二天上午,朋友垂头丧气地来找我。一进门就大呼:“上当了!上当了!”原来朋友早上又给那人打时,那人把挂断了,然后换了一部打了回来,朋友一看来电显示的却正是那家中介公司的,并且谈话间搞不清我朋友是要租房还是要出租房。我安慰朋友,幸亏碰上了一个糊涂房托,要不然你现在还蒙在鼓里呢。我说找他们去退钱,朋友把合同递给我,只见上面赫然写着:“无论任何理由,信息费不退。”我暗地给朋友算了一下账,他此次寻访中介,浪费了一天的时间,包括信息费和来往的交通费,花费了约400元钱,房子却八字还没有一撇。

多功能音响一体机
腊肉烘干机
色素炭黑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