汕尾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生活

魔兽之争一周年祭网易动荡九城陈晓薇离职7

来源: 作者: 2019-01-29 12:26:41

4月15日凌晨消息,自九城总裁陈晓薇去年4月发表公开信怒斥易插足《魔兽世界》谈判、挤压同行至今,易与九城围绕魔兽展开的争夺已经整整过去了一周年。一年的算计和挣扎,终却落得两败俱伤对于当事双方而言,这样的结果显然很有讽刺意味。

更加令人唏嘘的是,魔兽之争所折射的恶性竞争等游陋习,以及政府部门的监管难题,至今也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。在魔兽之争的漩涡背后,无数恩怨交杂的泡沫还在不断上演:畅游麒麟的口水官司、光宇华夏的高层动荡、金山员工的大面积离职、乃至数倍薪水的挖角风气

腾讯科技因此总结魔兽一周年,以此重新审视中国互联暴利也充满争议的游行业。希望通过易和九城的尴尬遭遇,折射国内游企业的集体处境。

易尴尬一年:

魔兽负责人离职 游戏部门动荡

从决定横刀夺爱的那一刻起,易CEO丁磊或许没有料到,后面发生的故事会如此的艰难和惊心动魄。

尽管在长达大半年的反复挣扎后,《魔兽世界》终于重新获得审批通过,易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违规运营的政策风险。不过,易和暴雪的婚姻却远远谈不上幸福完美。

2009年第四季度,《魔兽世界》终于对易业绩有所拉动。当时财报显示,易2009年第四季度游戏服务收入达11亿元,较08年同期增长62%,较上一季度增长40%。

但是,资本市场对于易的看法,并没有因此而比一年前更加乐观。去年4月15日,易股价在30美元附近徘徊,时至今日,易股价仅仅爬至36美元相比之下,腾讯股价由一年前的60港元飙至160港元,百度则由280美元飙至630美元,游公司完美时空股价也获得至少双倍的增长。

更为致命的是,魔兽在华拥有的500万玩家在经历漫长的等待之后,大多心生怨念离去,所剩无几。而且,魔兽第二部资料片《巫妖王之怒》至今未能通过有关部门审核,也在挑战所有玩家的耐心。可以说,魔兽带来的回报,与易为此付出的沉重代价相比,无法形成正比。

易游戏内部还在不断出现震荡的迹象。今年初,易《魔兽世界》负责人李日强悄然离职。这位在易《魔兽世界》运营初期及TBC审批过程中作出巨大贡献的功臣,选择了以沉默的方式离开这个争斗场,背后的意味让人回味。

易原先的研发队伍同样萌生叛意。不久之前,《大话西游2》核心骨干魏剑鸿等人纷纷离职。有媒体报道甚至称,丁磊此前曾与大话工作室离职人员进行过谈话,但他的强势让老臣子们彻底死心。

魔兽的翅膀似乎还在引发易内容部门的飓风。今年3月,易副总裁喻华峰在内部会议上宣布离职,其工作由易副总裁、总编李甬接管。这也是今年2月以来,易离职的第三名高管。

有部分离职员工认为,易在员工问题上一直存在疏失,员工很难有更多上升和施展才华的空间。但也有少数离职员工认为,正是因为游戏业务牵扯了丁磊的大多数精力,才导致传统内容部门出现了人心涣散局面。

九城无奈凋零:

沦为杂牌军 高管黯然离职

相比易的尴尬和困斗,九城的无力凋谢似乎更加令人嗟叹。

在失去《魔兽世界》运营权后,九城连续遭遇3个季度亏损,股价从12美元一路下跌至7美元,市值至今不到2亿美元,成为国内游行业典型的现金超市值公司。

不仅如此,2009年第三季度财报还显示,九城以下滑94%的糟糕业绩,成为中国游行业中一家营收和利润双双下滑的上市公司。从市场份额看,九城在游上市公司阵营中,也彻底沦为杂牌军,风光不再。

在这种背景下,管理层的新旧更替也有些黯然神伤的味道。就在上个月,九城宣布总裁陈晓薇宣布将于5月16日任职期满后离职。原本爱好踢球的九城董事长朱骏不得不重新出任CEO。这位足球大亨试图能像当年引进魔兽一样,重新打造九城的辉煌。

不过,在以大片决定成败的游产业,重新崛起的难度并不亚于任何一家小公司的突然发迹。而朱骏手上剩下的底牌,似乎并不多。

在过去一年中,九城一度寄望于自主研发的力量争夺失去的市场,并从无到有组建了多达400人的自主研发团队。但至今为止,这项大规模投资并没有发挥太大作用。

朱骏的另一张底牌则是:利用资本收购的方式,重新找到魔兽的替代作品。或许在他看来,这也是九城避免像魔兽那样受制于人的一种自救方式。

就在陈晓薇宣布离职后3天,九城发布公告,宣布以2000万美元收购美国游戏开发商RED 5的多数股权后者由暴雪《魔兽世界》的核心员工创建。朱骏希望通过控股RED 5工作室,获取从产品开发到运营环节的强势地位。

此前,九城还宣布以一亿美金价格收购杭州游戏开发公司火雨。

对于九城而言,魔兽是当年一夜成名的缘由,也是过去一年痛苦的根源。朱骏能否重新寻回成功,尤其在这段漫长的颓势之后?这一切终还需要时间去验证。

不锈钢通风柜厂家
翻转机厂家批发
手划船厂家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