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养生

海军专家中国护航编队无海上巡逻机是缺

2019-01-02 19:10:47

海军专家:中国护航编队无海上巡逻机是缺陷

虽然各国海军加大了护航的力度,但是在亚丁湾附近的海域,或者索马里东海岸附近,海盗劫持事件仍然很多,11月30日,联合国安理会举行公开会议通过第1897号决议,将在索马里海域打击海盗和武装抢劫行为的授权延长12个月至2010年11月30日。您认为中国海军护航行动会长期持续下去吗?在未来的护航行动中,中国海军将会面临那些挑战?中广军事孙利专访了海军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尹卓。

尹卓将军:目前为止,我们所能看到的比较可行的办法对付索马里海盗,就是采取海上护航的办法。我们国家刚刚进入了有序的接替、常态化运行阶段。我认为,护航行动还会持续一段时间。当然,我们中国已经提出来采取联合分期护航的办法,大家都节约兵力,降低成本,同时提高护航效率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。

同时,各国都在酝酿,推动联合国采取新一步的行动,比如近联合国也采取一个措施,对厄立特立亚进行制裁,主要是为了保持索马里国内的安定。如果联合国牵头,采取适当的维和维稳的行动,使索马里国内的政局能够稳定下来。通过大家的经济援助,让索马里人民有饭吃,可能会好转一些。因为现在索马里的失业率超过70%,乱世出盗匪,大家知道,中央政权没有权威,无政府主义盛行,各地军阀做大,在这种情况下,盗匪丛生,也是一个必然的结果。

另外,索马里老百姓没有生路,过去是重要靠旅游资源,但由于现在政局混乱,旅游业就已经凋敝了,它从来不是个农业大国,农业效率非常低,粮食一直是不能自给。工业非常薄弱,连造个锁这些东西它都要外购。政局不稳定,经济凋敝这种现象扭转不过来,盗匪根治是不可能的。不能根治的话,我们护航行动就不能停止,因为这条航线是大家都依赖的一条航线,不光是我们中国,美国、日本、韩国、欧盟的国家,都依赖这条航线。美国对阿拉伯石油的依赖,大概在70%,日本对阿拉伯石油的依赖也在70%。很多都要走这条航线,特别是欧盟都要走这条航线,从亚丁湾然后进红海,然后走苏伊士运河进地中海,地中海到欧盟各国。因此这条航线对大家都非常重要,都是大家的生命线,索马里国内问题如果不能得到根本解决,那目前为止你只能采取护航办法,尽量减少索马里海盗对我们航线安全的威胁,这是目前为止可行的办法,可行的办法。

孙利:海上的问题,根源还是在陆地上。

尹卓将军:在陆地上,是的。

孙利:我们分析一个具体的护问题,就是各国的护航方式。那么中国海军目前主要采取三种方式进行护航,一个就是伴随护航,也就是我们跟在商船的附近,船队这样航行。另外一种就是随船护卫,刚才您也说到,派特战队员有直升机把他放上去,或者小艇把他运输到商船上,直接进行武装护卫。那么还有一种区域护航,我们看到欧盟一些国家,他们大量还是采取区域护航的一种形式,您如何看待这种护航方式的区别?

尹卓将军:护航方式的区别,这与各国海军使用的装备区别有关。比如,为什么欧盟、美国、日本能够采取区域护航为主的方式?因为他们都带了海上巡逻机,大面积的搜索和查证,用这个海上巡逻机。海上巡逻机从吉布提起飞以后,它一天到亚丁湾附近,然后一直到霍尔木兹海峡,一天一个来回没有问题。大面积的查证、拦截也可以,由海上巡逻机发现可疑目标以后,进行低空盘旋去查证。然后引导水面舰艇去拦截,那这种方法效率就会比较高。水面舰艇就没有必要把船都组成船团进行伴随护航。它在主要航线的地方有大量的海上巡逻机飞行,然后水面舰艇低速待机,发现问题马上前去拦截,这样的话效率会比较高。

我们没有带海上巡逻机去,靠直升机侦察,直升机的活动范围一般是在我船周围50公里范围内,远不超过100公里。这种情况下,我们没有这个大面积的搜索手段,那么比较可靠的就采取船团的办法,组织船团的办法护航是一种安全的办法,虽然效率不高,但是它安全度比较高。

但是这个船团伴随护航,有的船东不是太愿意,因为什么?他有时候要在那儿等两天到三天的时间。

孙利:对,就跟赶班车似的。

尹卓将军:对。等上两、三天的时间可能要损失几十万美元。但是这样的方法是稳妥的,从护航的安全角度,这种是安全的办法,但是并不是效率的,也不是成本的办法。所以我们要在这几点里找到一个平衡,比如对一些低速船,或者小船,比如有的只有几节,不到10节的速度,大部分如果大型的商船,一般现在都可以到20节速度,油轮都可以到20节的速度,那它10节的速度跟不上整个船团,那有时候我们可以用随船护卫,用特战队员上去随船护卫的办法。

另外,我们有时候还可以做区域护航,这个护航到这个区域,然后我另一条舰艇,我们两条舰艇,这条舰艇开始把这个船再送过去,他回来再接第二批舰艇,这样轮换周期就会短一点。但是要三艘舰艇可能就更好,因为你是双向护航,我们单向护航这样做了分区以后,那么来的船只就没法做到伴随护航。

孙利:现在我们就有三艘舰在值班了。

尹卓将军:对,三艘值班区就好的多了,那么可以做到有去有返。那区域护航可靠性就比较高了,但是长期没有海上巡逻机这是个缺憾,就是我们这个护航范围不能太大,划分的太大了,到时候一旦发现问题,我船赶不过去,没有一个提前量的通知。早发现了,飞机早就发现了,引导我的船可以过去,现在我们没有这个引导手段。

孙利:您如何看待欧盟海军采取抓海盗的方式。

尹卓将军:我觉得这正是我们一种比较明智的做法。因为刚才咱们讲索马里海盗滋生的问题,根子是在陆上,而且主要的原因。现在,索马里是无政府状态,实际根子还是是西方应该负责,特别是美国,把索马里当时的合法政权给推翻了,以后又通过埃塞俄比亚的入侵以后,把当时一个现状又给推翻了。那么这样子的话,索马里长期陷入无政府主义,再一个就是经济的凋敝,这些原因造成了沿岸的一些群众没有饭吃,他没有生活的来源,那么他只有从匪,从盗,这样才能有一些生活的来源,我们必须要看到这个现实。因为这个不是我们对海盗同情还是不同情,不能这么说,就是我们看待一个现实。所以这些海盗,你是抓不完的。

我们护航的作战舰艇能够跟其他大型水面舰艇对抗,对这些海盗小船我们当然有处置手段。我们发现了海盗船就用火力把他摧毁掉,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容易的事情,但是,为什么我们不采取这种极端的处置手段?因为索马里海盗基本上是要财,他不杀人,他跟马六甲海峡这帮海盗完全不一样。这种情况下,我们尽量保持这个状态,就让他不杀人。如果海盗可以杀人,我们完全可以对海盗放开了,就是去打击他,这也是为了我们船员的安全。因为万一有个闪失,船一旦被劫了,那么这时候我们首先一条就要保证船员的生命安全,这是位的,财产是第二位的。所以我们采取这种方法我觉得是明智的。到目前为止,联合国还没有挑头,我们国际社会来解决索马里路上的问题的情况下,我们采取这种护航为主的办法,而不是打击海盗的这种办法,我觉得这是非常明智的。

当然,如果海盗侵害到我们船只,特别是船员的生命安全,我们要采取决断的措施,要保护我们船员生命安全,就是把他船,把他人打掉,把人抓获,各种手段我觉得都可以用。那是在我们直接受到威胁的情况下,应当是可以的。

孙利:中国海军护航一年后,再回顾这次行动,您认为它的意义在于什么?

尹卓将军:主要是有这么三点。

,展示了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履行国际义务的决心。这条航线中国用,国际上都在用,其他国家甚至对这条航线的依赖程度比我们还高,比如说欧盟和日本,他们对这条航线的依赖性都在70%以上,对这条航线的依赖性比我们还要高,我们油从这儿进口的只有50%几,我们的外贸在这条航线上大概占30%,远远低于欧盟和日本对这个航线的依赖性。但是,我们采取护航行动,作为一个大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,我们在安全问题上,远海安全上我们是不搭车,我们是积极的参与者,这是完成我们国际主义义务非常中了一方面。

第二,这条航线对我们经济的可持续发展,我们国民经济长期的可持续发展非常重要的,是我们一条能源生命线,也是我们外贸一条生命线。这样的航线我们必须有能力自己去护卫,展示我们这个能力,锻炼我们这个能力。那么这次我觉得我们这次是一个,首次采取了远洋的护航的方法,面对多种安全威胁,完成我们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,这是我们重要的展示,也是一个重要的机遇,我觉得这是对我们意义非常重大的。今后,在其他地方凡是我们国家核心利益受到触动了,核心利益受到威胁的情况下,我们有能力采取多种手段,包括外交的、政治的、经济的、军事的手段,去维护我们的利益,中央有这个决心,国家有这个决心,我们军队有这个能力,有决心,有能力,那么我们展示一个新的中国形象。

第三,对我们人民海军建设是一个重大的促进。和平时期能够走出去的只有海军,因为海洋是个国际空域,我们能够走出去的。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,面对多重安全威胁,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,海军的任务重。这次对我们海军就是一个锻炼,是个锻炼,是个机遇,也是个挑战。远海的作战行动直接对我们这个建设的牵引,对我们海军是个机遇,也是各挑战。但是像这样长时期的执行远洋的作战任务,这是次,对我们海军是个非常重大的一个牵引,所以我是从这几方面来讲,这个护航行动的意义都是非常深远的。

孙利:好的,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,在些我们也祝愿中国海军护航官兵圆满顺利地完成护航任务,祝愿人民海军越来越强大。

尹卓将军:谢谢!

镀锌钢板天花
三维扫描仪
星力捕鱼9代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